脑洞大才是永恒的

脑洞太大还是很可怕的…

国庆有朋友要结婚了, 邀请我成为伴郎团一员, 其实我是很愿意的, 毕竟当伴郎这事还真不是你说你想当人家就要你当的. 但是我想到我从来没有穿过西装加皮鞋, 一下子很担心. 首先不知道自己穿这个是什么样子, 不过其实也没人看, 无所谓; 然后是, 比较害怕这样的改变. 唔, 不过我还是决定去搞一套来试试了.

说到这个事情的时候, tonysick 说 “伴郎是做什么的?” 然后他自言自语地开始回答了:

伴郎是干嘛的呀?

slave node 么?

只读不写, master 挂了之后, slave 替代 master.

去中心化结构, 10 个伴郎, etcd 做选举, 哪个可靠性高哪个做新郎.

… 看来蛇精病的世界才是永恒的.